主页 > 产业新闻 >美国商学院强大的原因:把商学当作科学,把数学当作工具 >

美国商学院强大的原因:把商学当作科学,把数学当作工具


美国商学院强大的原因:把商学当作科学,把数学当作工具
Harvard Business School, Credit: shutterstock

张忠谋在清华大学的演讲提到了「台湾理工科与美国相差不大,但商学院却比美国差很多」。就某方面来说,台湾的商学院其实不算太差,但是跟台湾的理工学院在国际间的等级相比,商学院真的很差。或许我们应该要先问的是,商学院是什幺?

商学院到底怎幺来的?

相较于常常跟商学院拿来比较的经济学,商学院可以说是非常年轻的领域。在1860年代以前,当你问说「How to do business?」的时候,大部份都会得到的是一种经验的传承,而不是系统化和科学化的知识。

就算古典经济学家,例如大卫李佳图谈过要如何从事企业经营,那也是从国际企业着手讨论比较利益原则,是一种「How to trade?」而不是「How to do business?」的概念,并没有任何想探讨如何管理人力、企业执行等等的意图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在欧洲的历史上,如果有人真的要开办商学院,会被当作一种伪科学,只不过是类似民间的那种心灵鸡汤,是不入流的。然而,美国可以说是第一个把商学当作一种科学来研究的国家,而在美国第一个创办的商学院叫做华顿商学院。

只是在华顿商学院草创的时候,就连正式的教授都找不太到,顶多只能算是一群企业家的俱乐部而已,事实上当时大部份冠上「business school」的学校都是类似的状态。直到1921年,华顿商学院终于有一个正式的教授叫做Albert Bolles,并且开创了Industrial Research Unit,以后华顿商学院才慢慢的被重视。

商学院是怎幺变厉害的?

然而,1930年代以后,华顿商学院透过跟宾州大学的合作关係,陆续请来了三个人担任客座教授。

第一位叫做赛门.库兹耐,大学都会唸到的库兹奈曲线就是他发现的,但是他更重要的是统计学上的成就,GDP这个统计学的经济指标就是他创办的,这给了商学院很重要的科学基础。

第二位叫做劳伦斯·克莱因,是第一个使用计量经济学模型来分析美国经济的人,后来更是特别创立了Wharton Econometric Forecasting Model,也成立了Wharton Econometric Forecasting Associates,使得商学院可以用计量经济学的方式来去分析商业市场的现况。

第三位叫做乔治·泰勒,在劳动经济学以及工业关係理论上面有着巨大的理论突破,并且用数学的方式证明商业上的许多假说。

以上三位都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,而且不约而同的都是透过数学来去分析商业的领域,而创造了突破性的发展。

不是台湾没有大企业,而是台湾的商学院数学太弱

商学院的确大部份因为MBA闻名,但是真正让美国商学院强大的并非单纯是MBA,而是那些真正在商学院里面做学术研究的教授,而这就是美国领先台湾商学院的地方。

商学院下面的accounting、insurance、finance、marketing等等在近代有所突破的重大关键是数学,是不同的dynamic model。台湾的商学院如果要说最大的罩门,大概就是数学基础太弱了,大部份商学院毕业的学生,可能到了毕业都没听过什幺叫做differential equation、saddle path但是市场又不是静态的供给以及需求线,市场上面的需求可能每一秒都在变换,折旧的比例可能是对于时间这个变异数微分的限制式。

如果台湾继续把商学当成一种祖宗传下来的经验谈,而非试图当作一种科学去测试不同的理论以及假说,趁势发展出适合亚洲的商业科学模型,那幺就算真的发展出了大企业,台湾的商学院也跟不上美国。

如果台湾依然只注重qualitive experiment,不停的让学生去做抽样意见调查、市场研究,却没有教导学生应该在何时使用适当的统计模型,甚至大部份商学院学生都不会使用python、stata、R这些基础工具,那幺就算世界排名再高,台湾的商学院依然做出的论文以及研究还是不如美国。

台湾的商学院,到底把商学院当生意还是当科学?

如果台湾商学院依然把商学院当作business而不是science的话,那幺所谓的商学院,不过就跟古老的欧洲商学院一样,是有钱人家的俱乐部罢了,就别把它当作任何一个university的unit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